—反向延长—

【尚未见过天堂,却已江郎才尽】

APH/文豪野犬/bokuriri
职业耀吹菊吹极东吹
产出极东only


头像源 @红线 太太,已有授权。

声明

各位好w

由于学业的缘故,(说白了就是我要考试了orz)我暂时是要淡圈一段时间了。

在2019年6月前不会再有任何更新

6月会准时回来。还会继续写极东。

取关请随意。

以上!


2018-09-23

【极东非国设】里表情人

*是给 @燕行 的生贺!又提前发了orz
*极东无差,重度ooc请注意
*粗制滥造……非常抱歉
*字数2200+,是he

正文↓

【燕行生贺】里表情人

1
“前往东京的旅客请注意,从上海飞往东京的航班即将起飞,请您前往登机口登机。”从广播里传来的声音,打断了王耀本就不甚清晰的思路。
“……那既然这样,就赶快过去吧。”王耀拍拍本田菊的肩,把手里行李箱的拉杆递到对方手里,“路上慢点。”
“那,耀君再见。”本田菊摸了摸领口,把解开的第一颗扣子扣上,然后整理好领带。
一定是刚刚……在卫生间里做“那样的事”之后,忘记扣上了。本田菊想,好在现在发现了。
王耀点点头,抬手看腕表:“到点了,我也该走了。那么再见吧。”
“...

2018-08-08

【极东非国设】Unknown

*是给 @混一理 的生贺!提前发出来啦
*虽然是极东无差但是略偏耀菊请注意。
*重度ooc,字数2900+
*引用《Unknown Mother Goose》歌词有
*顺便一说,是he

正文↓

0
“将谁都不知道的心意,用这首歌(这篇文字)挑明。”

1
【如果我要讲述爱  将会怎样映到那眼眸?】
“自杀?”本田菊听见一个声音这样问道。
还挺好听的……。他昏昏沉沉地这样想着,自右小腿传来的剧痛倏忽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……居然没死?
“要真是自杀的话,伤成这样也算是幸运了。”那个声音接着说,接着本田菊感觉自己所躺的地方开始动起来。
他猜测应该是担架床,因为他还听见了轮子划过地面的声音。
哪点幸运了,他虽意识...

2018-08-01

【极东】眼前人

*极东无差,非常短。ooc注意
*又名“大晚上的两个老爷爷(不是)又在互相撩”
*真的是糖。

这是第几次和王耀一起赏月了?本田菊自己心中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。
只是,似乎每次和他一起赏月,最终都会不欢而散——大约是因为两人都各怀心事吧。
本田菊低头看水中的月亮,夜晚明明无风,但湖中的波纹却把月色散成无数碎银。
“在湖边赏月还是第一次啊……”王耀打破浓稠的沉默,“我突然想起一个句子呢。”
“称不上是诗句的,句子。”
“哦?”本田菊抬头看王耀,“说来听听?”
“是这样的——‘水中月是天上月’,”
“那么下一句是?”
“‘眼前人是心上人’。”
本田菊心里略一惊,定了定神又注视着眼前的王耀。
眼前人是心上人。
“倒也是很应景...

2018-07-28

【极东非国设】宇航员

*极东无差,严重ooc注意。
*非常我流。是本田菊第一人称。
*引用 椎名もた 歌曲《宇航员》歌词有。
*7.23 椎名もた三周年,愿他在那边幸福。

•谨以此篇,献给我们永远的椎名もた。

【如果我是那种被欺负之后  也能反击回去的人的话】
晚自习后,某高中男生宿舍。
“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啊?”王耀取出棉签,给我涂上碘伏,“被欺负成这样了也不揍回去?”
碘伏的颜色很深,抹在脸上,隐约觉得有些凉。
“我也揍他们了啊,”我低下头,手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,王耀还很细心地包上了纱布,我接着说道,“可是谁知道他们那么不要脸。”
王耀见状,笑着揉了一把我的头发:“行了行了,下回让我放心点啊。”
“要是你这脸上这伤...

2018-07-23

【极东非国设】灰色地带(下)

*续文。
*极东无差,ooc注意
* @混一理 神仙写文——请借我神仙的文笔——

续↓

“刚刚有人来过?”王耀进门时看到了门口的拖鞋。
本田菊家里没按日本的传统去装修榻榻米一类的东西,倒是随着中国的习惯放了床,进门自然也就要换上拖鞋了。
“嗯,你打电话的时候刚送走我父母。”
“你——父母?”
“是……”本田菊让王耀坐下,端了杯茶给他,“耀君听下这个。”
王耀本来正低头看本田菊沙发上放着的乐理书,闻言便抬头,看见本田菊打开了手机的录音。
开始一段是日语,王耀听不懂,于是便用询问的目光看本田菊,本田菊也只是笑着摇摇头,把食指放在唇边,示意让他安静。
“那父亲,您能用中文把刚刚那段再重复一遍吗?”王耀听出是本田菊...

2018-07-08

【极东非国设】灰色地带(上)

*极东无差,是交响乐团团员设定。
*再次ooc注意。
*总字数4000+,会分上下两部分发完。
*严重退步注意
* @混一理 我要给这个神仙疯狂打call了!!!吹爆她!!!

0】
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

1】
“前辈,你说我该怎么办啊?”电话里传来问话,是乐团里的中提琴手。
王耀差点笑出声,这孩子,还真把自己当成情感专家了。
“嘛,所以要主动一些啊,再说我也对这些没什么经验。”王耀尽力装作正经的样子,心想这孩子一口一个“前辈”,还当真恭敬起来了。
“你当然没经验了前辈,你都有本田先生了好吗。”
王耀拼命憋笑,回头看了一眼正喂猫的本田菊——那是小区里的流浪猫——然后换了个手提着本田菊的琴盒,笑着答:“不不不,本田...

2018-07-08

【极东非国设】打上花火

*是给 @总之是芯晔 的生贺!
*极东无差,ooc注意
*引用《打上花火》歌词有
*是各位喜闻乐见(?)的HE

【直到现在我也能想起  那天眺望到的海岸】
本田菊把海报贴上公告栏,再慢慢抚平其上的皱褶。
“夏日烟火祭?”
本田菊闻声回头,不料却被身后海面的反光刺到了眼,他眯了眯眼睛,用手挡在眼睛上面,这才勉强适应了光线。
“是啊,夏日烟火祭。”本田菊笑着点点头,“耀君到时候会去吗?”
“嗯,应该会的吧。”王耀推着自行车,走近些,细细端详那张海报。兴许是海边的天气太潮湿的缘故,本田菊看见王耀的头发有些泛着水色。
本田菊笑着看王耀,盯得王耀心里发毛:“怎,怎么了吗?”
“啊没事,”本田菊说,“我刚刚在想啊...

2018-07-02

【极东无差】蛛丝

*完全我流的片段,字数1000左右
*极东无差,非国设,ooc注意
各位好我又回来写极东了。(buni)只有退步没有进步。
那什么,暑假快乐。

“耀君?”本田菊快步走了两步赶上前面的王耀,“现在几点了?”
“……五点四十。”王耀抬手看腕表,注意到指针旁的数字,“这表真是该换了啊,日期怎么又不准了。”
本田菊点点头,停下来等王耀调好日期,又抬头看了看天。
五点四十?
是因为要下雨了吗,天怎么这么暗了?
或者是今天有霾?
不知不觉便想起了无关紧要的一些事情,耳边还有王耀调手表的声音,本田菊放心了,望着老旧甚至称得上破烂的街道出神。

“还记得‘霾’的符号吗?”夏日午后的雨多半是让人烦心的,可本田菊已经几乎想不起来...

2018-06-26

恳请各位取关我。
以及
致歉。
《遗忘曲线》有借鉴余烬太太《鱼•呼吸•失梦症》的部分。
现已删文。
在此向余烬太太致歉,因为我的错误给您带来了不适和困扰非常抱歉!
也向各位读过这篇文的读者致歉,请您原谅。
以后会杜绝这种行为的出现。
非常抱歉。

2018-02-17

© —反向延长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