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反向延长—

【千里共婵娟。】

APH/文野/bokuriri
职业耀吹菊吹极东吹
产出极东only


头像源 @红线 太太,已有授权。

【极东非国设】打上花火

*是给 @总之是芯晔 的生贺!
*极东无差,ooc注意
*引用《打上花火》歌词有
*是各位喜闻乐见(?)的HE

【直到现在我也能想起  那天眺望到的海岸】
本田菊把海报贴上公告栏,再慢慢抚平其上的皱褶。
“夏日烟火祭?”
本田菊闻声回头,不料却被身后海面的反光刺到了眼,他眯了眯眼睛,用手挡在眼睛上面,这才勉强适应了光线。
“是啊,夏日烟火祭。”本田菊笑着点点头,“耀君到时候会去吗?”
“嗯,应该会的吧。”王耀推着自行车,走近些,细细端详那张海报。兴许是海边的天气太潮湿的缘故,本田菊看见王耀的头发有些泛着水色。
本田菊笑着看王耀,盯得王耀心里发毛:“怎,怎么了吗?”
“啊没事,”本田菊说,“我刚刚在想啊,这么好的天气,如果我有一个不情之请,王耀先生会不会答应呢?”
本田菊语毕移开视线,转而去眺望海岸。
而王耀脸上的笑意,就像远处逐渐清晰的海岸线一样,缓缓晕染开了。

【那天在沙滩上刻下的话语  以及你的背影】
“如果在沙滩上写字的话,应该很快就会被海水冲掉吧耀君。”本田菊挽起裤腿,随手捡了根树枝,赤脚踩在沙滩上。
“是啊,毕竟写字什么的也只权当玩笑而已吧。”王耀坐在一块礁石上,本田菊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但王耀的声音还是乘着海浪一字不差地传进了本田菊的耳朵。
本田菊想走上前几步也坐在礁石上,但双脚刚刚没入海水中时便又犹犹豫豫停了下来。
“那我……”本田菊张了张口,退回没有海水的地方,“我在沙子上写些东西,耀君不要回头啊。”
“嗯,写吧。”
“千万不要回头啊。”
于是本田菊弯下腰来,颇认真地拿起树枝,在沙滩上这样写:
愛してる。
我爱你。
玩笑么……当然不是玩笑了耀君。

【受伤和喜悦的事  反复的海浪和倾诉的波动  焦躁  最终列车鸣起】
本田菊想,没有车站比这车站离海更近了吧。明明就是建在海岸线的礁石上的车站,列车进出都像在海水中行驶一般,似乎在车厢里都能听到被列车激起的海浪声。
耳边风声裹着树叶声,极似浪潮,一阵一阵地拍打过来。
“非要今天走不可吗。”本田菊坐在车站的长条凳子上,这样问道。
明明是问句,却没能用疑问语气。
“抱歉。”王耀本想借此机会同本田菊讲清楚的——其实自己,并非同性恋。
是的,前几天手上的戒指,确实是和自己的未婚妻的,而本田菊看见了也只是问了一句“是订过婚了吗?”而已。
久久说不出口的道歉的词句,被一阵一阵海浪声推动,几乎每次,都是几欲说出却欲言又止。
每一次、每一次。
列车裹挟着海水的潮湿气息进站,王耀把行李箱拖进车厢——他没让本田菊进来,本田菊也就乖乖坐在长条凳上,却极认真地注视着王耀的一举一动。
耀君。
耀君。
王耀。
王先生。
“列车门即将关闭,请未上车的乘客尽快上车。”
车门关闭,警示器不合时宜地哔哔作响。
然后本田菊就看到,车门内的王耀,隔着玻璃,好像是对他说了一句话。
“对不起。”他说。
然后王耀苦笑着挥了挥手,列车鸣起,缓缓离站。
短短不过二十米左右的距离,本田菊却觉得像隔了很远。
足足有两年那么远。
远到本田菊一时无法逾越。

【若是在此刻屏住呼吸  那片似乎快要消失的光芒  一定还停留在心里】
本田菊找不到他的和服了。
那件和服,说来也穿了很久了。本田菊自己也想不起来第一穿它是什么时候了,兴许就是碰到王耀那年吧。
那晚本田菊在自家阳台上看了烟花,这次烟火祭倒是真的极盛大,花火几乎将整个天空都映亮了。本田菊想,如果从很远以外的地方看这里,会不会看到烟花呢。
“本田,我看了烟火祭的转播。”王耀打来电话这样说。
“嗯。烟花很美。”本田菊兀自笑道,“今年的烟火祭听说要持续三天啊,真是史无前例。”
“还有就是,王先生,祝您幸福。”
是哪位女孩子那么幸运呢……居然能够做王耀的妻子……。王耀他,各方面都算是理想型的配偶吧。
总之真是幸福啊。

【啪地一声  光芒绽放 那个夏天一定还没结束】
本田菊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的那套和服整整齐齐叠好放在枕头边,上面有——
一枚戒指?
“耀君?”本田菊唤道。
“早。”坐在一旁看书的青年闻声抬头——他大抵是只有看书写字的时候才戴眼镜——语气平淡地就好像他从未离开过这里一样。
“这是?”本田菊拿起戒指,好气又好笑地问道。
“你的。”王耀放下书,“我和原来那个姑娘分手了。”
“为什么?三观不合?还是?”
“啊,这个嘛——”王耀无声地展开笑容,“当然是为了回来了。顺便还有,把这个戒指给该拥有它的人。”
他的确从未离开。
本田菊心中无比笃定。
【暧昧的心结被解开  再次系起
    烟火啪地一声
    在夜空中绽放】

END.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2 )

© —反向延长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