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反向延长—

【千里共婵娟。】

APH/文野/bokuriri
职业耀吹菊吹极东吹
产出极东only


头像源 @红线 太太,已有授权。

【极东非国设】灰色地带(上)

*极东无差,是交响乐团团员设定。
*再次ooc注意。
*总字数4000+,会分上下两部分发完。
*严重退步注意
* @混一理 我要给这个神仙疯狂打call了!!!吹爆她!!!

0】
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

1】
“前辈,你说我该怎么办啊?”电话里传来问话,是乐团里的中提琴手。
王耀差点笑出声,这孩子,还真把自己当成情感专家了。
“嘛,所以要主动一些啊,再说我也对这些没什么经验。”王耀尽力装作正经的样子,心想这孩子一口一个“前辈”,还当真恭敬起来了。
“你当然没经验了前辈,你都有本田先生了好吗。”
王耀拼命憋笑,回头看了一眼正喂猫的本田菊——那是小区里的流浪猫——然后换了个手提着本田菊的琴盒,笑着答:“不不不,本田他压根就不爱我,他跟猫才是真爱。”
本田菊本来正好好地喂猫,此刻却猛地抬头,连手上顺猫毛的动作都顿了顿。
好在王耀识货地很快挂断了电话,却还是撞上了本田菊微微愠怒的目光。
“……耀君。”

大概是王耀的性格使然,乐团里的各位都习惯叫他“王先生”或是“前辈”。当然不包括乐团的指挥那一类的老师们。他们确确实实是王耀这些人的师父。
王耀在乐团里算是个稀有物种般的存在——和大多数交响乐团一样,这个乐团里只有两个长笛。虽然长笛演奏者们坐在几乎是正中间的位置,却没有右边浩浩荡荡的小提琴引人注目。
而本田菊大概是小提琴当中最显眼的一个——尽管是暂时的——他是首席小提琴。
先前的首席小提琴因病请假,这两个月的首席就落在了本田菊身上。而本田菊也确实能担得起这个担子,毕竟这个乐团里确实也是高手云集。
半个乐团的距离,大概是王耀很难缩短的。

作为演奏者,王耀和本田菊的生活几乎全都被日复一日的练习和演出占据。
为了能缩短和本田菊在演奏时的距离,王耀当然是做过不少努力的。甚至有一段时间他在极少的空余时间里还练了小提琴。
后来还是被本田菊制止了。王耀记得他当时笑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:“耀,耀君您别练了,虽然练小提琴的都有这一天……但是耀君,明天我还得教我学生听音准,咳,我觉得还是保护听力为好。”
末了还补上一句:“您长笛吹得那么好,怎么拉小提琴就像在锯桌腿?”
刚换回长笛的王耀恨不得举起手中的笛子就砸到本田菊头上。

2】
“耀君,这首曲子,叫《一步之遥》。”某次照常地调音之后,本田菊这样对王耀说。
“嗯?”王耀正低头装笛子,闻言抬起头来。
“虽然用这首曲子来调音有点奢侈。但是……”
“本田,你很喜欢这曲子吧。”语毕王耀吹了段音阶——今天气温太高了,笛子的音色不是很好。本田菊听了王耀的试音,皱了皱眉,打开了练习室的空调,却没有回答王耀的问题。
“制冷的话,没问题吗?”王耀从本田菊手机拿过遥控器,把温度调高了几度。
“嗯,没问题。熟悉谱子吗?一起?”本田菊坐回乐团里自己的座位——他们来得太早了,其余演奏者大概都还在路上。除去他们,也只有指挥老师到了,还在练习室门外熟悉乐谱。
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。”王耀虽然嘴上这么说,却还是坐回位子上,打开乐谱。
“……嗯,很喜欢。”本田菊把小提琴放到肩上,歪头调整好姿势,“因为它的故事。”
偌大的练习室里,只有本田菊一个人在演奏,但他的技术足够好,让这一段华彩虽然只有他一个人演奏却丝毫不显得单薄。
王耀终于回过神来——下一个小节就是长笛的部分了——于是他举起长笛,松了一口气来放松自己。
目光挪到乐谱上,但本田菊的身影还在意识里,占据着王耀的注意力。

“啊,是《一步之遥》。”某天王耀和本田菊一起逛超市的时候,本田菊拿着盒装牛奶的手突然一顿。
果然,背景音乐里正播放着的音乐正是《一步之遥》。
“这么喜欢这首曲子吗。”王耀接过他手里的牛奶,放进手提的篮子里。
“嗯。本来练小提琴就是为了这首曲子。”本田菊笑了笑,“动机不纯。”
“是啊,你这人明明做什么事都动机不纯。那一次把我拦在练习室就塞给我一封信……你还真当自己是中学生啊?送情书什么的还带这么送的?”
“啊,那是因为……”
“因为什么?”没等本田菊回答,王耀把他拽得离自己近了些——这样一来,货架间的空间才刚好够售货员补货的推车通过。
本田菊又挪了挪,离王耀更近了些:“那是因为……跟你做恋人就可以同居不用租房子了。”
“……原来是这样。”王耀苦笑。
“但是其实本来就……很喜欢您啊。”去结账的时候,王耀听见身后的本田菊这样说。
他没回头,背对着本田菊微笑起来。

3】
本田菊这两天频繁地请假,让王耀有些不解。
两周前本田菊刚刚不是首席小提琴的时候,自己还帮他搬过家。是的,本田菊终于决定要搬出去住了。
“难道一开始的目的不就是……为了不用租房子吗。”王耀问本田菊,“现在又搬出去是为什么啊?”
“自己能租得起房子了啊,就不麻烦耀君了。”
王耀只是点点头,也没再说什么挽留的话。本田菊固执得很,任自己怎么劝大概都是不管用的吧。
在本田菊这个月第六次请假之后,王耀决定去他家里跑一趟。担心倒是有点多余,毕竟这几次都是本田菊打电话来请假,王耀今早在指挥老师旁边偷听的时候,听到本田菊的声音尚且算是正常。
快到本田菊家楼下的时候,王耀给本田菊打了个电话——虽然王耀也不确定能不能打通。
好在本田菊接了电话。
“喂,本田菊——”
“嗯?有什么事吗耀君。”没有想象中的沙哑嗓音,没有重感冒后的鼻音,甚至连语气语调都同以前一样。
王耀放下心来。
“我去你家看看你?你好像请假很久了吧。”
“我没生什么重病……”王耀听出本田菊笑了笑然后这么说,“耀君要是不怕麻烦就过来吧。”
“我快到了。”

【未完待续】

评论 ( 6 )
热度 ( 22 )

© —反向延长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