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反向延长—

【千里共婵娟。】

APH/文野/bokuriri
职业耀吹菊吹极东吹
产出极东only


头像源 @红线 太太,已有授权。

【极东非国设】灰色地带(下)

*续文。
*极东无差,ooc注意
* @混一理 神仙写文——请借我神仙的文笔——

续↓

“刚刚有人来过?”王耀进门时看到了门口的拖鞋。
本田菊家里没按日本的传统去装修榻榻米一类的东西,倒是随着中国的习惯放了床,进门自然也就要换上拖鞋了。
“嗯,你打电话的时候刚送走我父母。”
“你——父母?”
“是……”本田菊让王耀坐下,端了杯茶给他,“耀君听下这个。”
王耀本来正低头看本田菊沙发上放着的乐理书,闻言便抬头,看见本田菊打开了手机的录音。
开始一段是日语,王耀听不懂,于是便用询问的目光看本田菊,本田菊也只是笑着摇摇头,把食指放在唇边,示意让他安静。
“那父亲,您能用中文把刚刚那段再重复一遍吗?”王耀听出是本田菊的声音,“他不太懂日语,麻烦您再说一遍让他听一下可以吗?”
“可以。”
“那您请。”
“我其实对你们交往本来是不太赞同的,不过如果本田菊觉得这样合适的话,就不用再顾虑什么了。听本田菊的描述,你们俩交往应该也是能长久下去的……”
“所以父亲……您到底同不同意我们俩这样的关系继续下去?”
“同意。”
王耀没太反应过来,他看了看本田菊,而后者一脸得意的模样,大概是不大常见的。
“所以?”
“所以就是,我们可以继续交往了……如果你愿意的话。”

从本田菊家里出来的时候,大概已经很晚了。王耀一边在心里感叹“本田菊进步也是真快”云云,一边忙着给乐团的各位回复信息——在本田菊家不过几个小时,自己的手机快被信息刷死机了。
本田菊也真是的啊……。王耀上了公交车,特意挑了靠后的位置,心里不免还是这样想着。
居然不知不觉就把自己骗进了卧室还把自己摁在床上亲……。动作狠得不像他一贯给别人的印象。
王耀也没反抗,心想本田菊好不容易主动一次,倒不如让他尽兴一次好了。
“你还真是,目的不纯。”王耀趁本田菊换气的间隙,大口地呼吸着,还不忘这样说道。
“您也是。”本田菊又要吻下来,被王耀挡了挡,于是本田菊又接着把话说下去,“您这次过来……难道就真的只是来看望我而已?”
“如果你不放那一段录音,我可能还不会想着把那个想法付诸实践。”王耀没再挡着本田菊,任本田菊趴下来,把气息氤氲在自己耳边。
中间本田菊往旁边动了动,王耀本来就躺得靠着床边,本田菊再这样一动,自然是重心不稳,要跌下去了。王耀连忙伸手去拉他,可惜没能拽住。
本田菊就很不争气地在这种时候狠狠摔到了地板上。按说木地板摔上去应该是不会太疼的,但王耀还是听见了本田菊重重摔下去的声音。
于是他坐起来,想伸手把本田菊拉起来,而本田菊却没拉住他的手,反而躺在地上长长舒了一口气,而后笑着说:“耀君……”
“没,没事吧你?”
“……我真的,好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。”
本田菊自己撑起身子,抬头直视王耀。
王耀觉得这种时候不说些什么气氛太尴尬,于是便不合时宜地问:“明天晚上的演出,你还去吗?”
“嗯。”
王耀这回终于拉住了本田菊的手,把他从地上拽起来。
“抱歉,刚刚……是有些失礼了。”
“没有,要是我我应该也会这么干。”王耀笑着说,“只是被你抢了先而已。”

4】
第二天晚上演出的时候,本田菊果然没食言,提前到了准备室调音。
演出开始后,指挥老师给首席小提琴握手的时候,王耀还特意看了看本田菊的反应。
倒是没什么反常,目光直视着面前的乐谱,握手时也只是照常抬头行注目礼,而后做好准备动作。
于是王耀便赶紧调整状态,举起长笛,序曲就有一段是长笛独奏,他必须要在这一会儿把长笛和自己的状态都调整到最好。

难得放假,王耀总算把作息时间调回正常情况了。
不知为何,明明早已入了伏天,本来应该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,却下起雨来,还是那种淅淅沥沥就两三天的那种雨,让王耀心烦得很。
……去找本田菊吧,从上次演出后就再没联系过了。
明明已经到了本田菊家的那一层,明明电梯门已经打开了,明明只差一步就能迈出电梯门了,但王耀已经伸出电梯门的右脚却又退了回来,重新摁了一楼的按键。
电梯门重新关上,带着一些杂音。
王耀掏出手机给本田菊打了个电话,心说如果这孩子这次接电话自己就去他家,但是不巧得很,漫长的等待音后,电话自动挂断。
本田菊没有接。
于是王耀走出单元门。
又下雨了。

5】
接那个电话的时候,王耀已经换好黑衣服坐在公交车上了。本该别在胸前的白色花朵正被他握在手里,被冷汗沾湿,有些变形。
“您是王耀吧,来这边一趟可以吗,帮忙收拾一下东西。”
“我马上就到。”王耀哽咽着这样说道。

本田菊的东西倒不是特别多,王耀到的时候,本田菊的父母已经差不多收拾好了,大概把本田菊的后事也安排得差不多了。
“……您好。”王耀过去握了握本田菊父亲的手——礼节性地——然后这样说:“请节哀。”
说是这么说,可恐怕王耀本人都很难走出来吧。更何况他王耀失去的只是自己的爱人,而本田夫妇失去的,是他们的儿子。
“谢谢你能过来……”本田菊的母亲说,“还真像小菊说的那样啊……是个很理想的配偶……。”
王耀苦笑,他知道现在不是说客套话的时候。
“还有这个,”本田菊的父亲开口说道——王耀觉得他的声音比上次本田菊给自己听的录音要沙哑一些,大概是因为本田菊的去世给他的打击太大——“本田菊留了纸条,说遗言在手机里,但我们打不开他的手机密码……”
“那,那我试试。”王耀心说自己怎么可能知道他的手机密码,但还是硬着头皮打开了手机。
本田菊他自己的生日?
——密码错误。
乐团老师的生日?
——密码错误。
本田菊家的门牌?
——密码错误。
……
王耀除了自己的生日之外,再也想不起来本田菊可能用什么作为手机密码了。
那就,试试吧。
王耀试着输入了自己的生日,只有月日不对,那就再加上年份。
——密码正确。

打开便是写在备忘录里的遗言,王耀出于私心先看了写给自己的。
很短,大概不到百字。
但出现最多的却是,“对不起”。
本田菊你这个骗子。
王耀视线里的手机屏幕愈发模糊,于是他把手机递给本田菊的父母。

6】
“明明当时……我过来看他的时候他还好好的。”王耀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对本田菊的父母说,“当时他刚送走你们,状态还很好。”
“送走我们?”本田菊的母亲问。
出乎意料地,王耀听到的下句话是——“我们从没来过这里,这是第一次。”
王耀不忍去怀疑本田菊的父母,他找出本田菊手机里的录音,放给他们听。
“那是本田菊自己录的,从头到尾,都只有他一个人。我们一直很反对他与同性交往……”
从头到尾,都只有他一个人。
本田菊你这个骗子。

7】
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。
嗯?王耀后来怎么样了?
不用担心,你看他这不是坐在这里好好地给你讲着故事呢吗。

【END】

文末科普:

《一步之遥》:探戈名曲,“在歌曲中用来表示对情人之间错综复杂难以割舍的惋惜。”
文题“灰色地带”:灰色地带,别称“临界地带”,它指善与恶的中间地带。不黑不白,不好不坏的事物统称为灰色地带。
(来源:百度百科)

评论 ( 19 )
热度 ( 27 )

© —反向延长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