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反向延长—

【千里共婵娟。】

APH/文野/bokuriri
职业耀吹菊吹极东吹
产出极东only


头像源 @红线 太太,已有授权。

【极东非国设】宇航员

*极东无差,严重ooc注意。
*非常我流。是本田菊第一人称。
*引用 椎名もた 歌曲《宇航员》歌词有。
*7.23 椎名もた三周年,愿他在那边幸福。

•谨以此篇,献给我们永远的椎名もた。

【如果我是那种被欺负之后  也能反击回去的人的话】
晚自习后,某高中男生宿舍。
“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啊?”王耀取出棉签,给我涂上碘伏,“被欺负成这样了也不揍回去?”
碘伏的颜色很深,抹在脸上,隐约觉得有些凉。
“我也揍他们了啊,”我低下头,手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,王耀还很细心地包上了纱布,我接着说道,“可是谁知道他们那么不要脸。”
王耀见状,笑着揉了一把我的头发:“行了行了,下回让我放心点啊。”
“要是你这脸上这伤口留了疤,我可能就命不久矣了。”王耀收好碘伏和棉签,“你家长要找我算账的吧。”
“那就顺带告诉他们,我们俩在交往好了。”
【你是不是就会比现在  笑得更灿烂一点点】

【如果我可以独自一人  不给你带来任何麻烦的话】
“你先等着,我去取药。”王耀抬头看了看输液瓶,又叮嘱说,“一会儿水打完了就叫护士啊。”
“嗯,去吧。”我低头看着左手上的留置针,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,你放心吧。”
听说留置针是软针啊……那活动手指什么的应该可以吧?
于是我小心地动了动手指,果然没事。
如果我可以自己来医院,我不禁这样想,王耀是不是就可以不缺席那个会议了?
如果我可以自己独立一些,王耀是不是就不会错过那次答辩了?
他是不是就可以被保送了?
他是不是就可以,去往更加精彩的世界了?
【不过这样啊  说不定我会从没认识你】
【就这样活下去也不一定】

【如果我是个骗子】
王耀果然拿到了出国游学的机会。这本来就是属于他的。我想,如果当时我没有突然生病的话,王耀说不定还能去国外的大学呢。
“今天感觉怎么样?”王耀打来电话——大约还是不放心我吧,他每天晚上必定会打电话过来。
“嗯,好多了。”我回答,“医生说再过两天我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“去拍片子检查了吗?怎么样?”
“去了,还挺好的,气管没发炎。”
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
挂断电话,我去厨房接了杯温水,拧开那些各式各样的药瓶,数好整整一把花花绿绿的胶囊药片,考虑着到底要分多少次,才能吃完这些药。
“明天再来医院复查,我们怀疑你有复发的迹象。”医生这样说。
我点点头说,行。
【你愿意  责骂这样的我吗】

【这么多的“如果”  在我的房间中  逐渐浮现】
【从龟裂处  漏出了好多的“如果”】
【现在我闭上眼睛  堵起耳朵迈步出去】
【不管是你的声音还是你的笑容  我都看不见听不到】
【但说不定这样也不错】
周末。
我留在家里,王耀去取检查结果。其实结果是什么大概都不重要了,因为每次都是王耀去医院,回来后再把我带去,然后住院、回家,周而复始。
已经无所谓了。我想。于是我靠在沙发上,闭上眼睛。
房间里浮现出许多假设,许多“如果”,许多不可实现的希冀。
让这一切结束吧。

“喂。小菊。”王耀打开电话,他大概还在医院,有些嘈杂。
“哎。”我拿着手机起身,准备收拾东西去医院,“医院几楼?还是原来那个科室吗?”
“你不用再住院了。”王耀突然这么说,我愣了愣。
“医生说,你的病情有好转,不用住院了,在家服药就可以了。”
是吗……
我花了五秒去理解这几句话的意思,终于反应过来:“那么,结束了?”
“是的,恭喜你啊。”

【有好几次都想对你说  但不可能传达  只能说“怪怪的?”】
“耀君,”依稀记得那是个雾霭沉沉的早上,兴许是台风即将来临的缘故,我根本无法从这样的天空里分辨出时间。
但我还是叫了耀君。
“嗯?有什么事吗?”王耀似乎也没睡着,我一叫他便醒了。
无数次在脑里浮现过的,表白的话语,如鲠在喉。
“我……”那些词句在喉头留连,可我还是没能说出。
“……没,没事了。”低下头去的前一瞬,我看到了王耀眼中的光亮。
是琥珀色的啊……
真是温暖呢。

【如果能去你那里  不过发抖的膝盖在嘲笑着我  说着“活该”】
在此之前,我想学速写。
或者是素描,只要是能用我自己的双手描摹他模样的方法,都可以。
如果用纸和笔作为载体,来记住他的模样的话,是不是可以比我,保持得更久一些?
现在王耀去日本进一步学习,而我也常想,现在,东京的樱花应该快开了吧?
如果可以的话,真想和他一起去赏樱花啊。
我还没见过他穿和服的样子呢。
而我无数次想要越过大洋去见王耀的愿望,被自己的软弱和犹豫扼杀。
又一次。

王耀从日本回来的那天,带回来了各式各样的和果子。虽说我矢口否认“没我做的好”,但也确实是挺可爱的。
而我也实在没精力去欣赏——这几天我的睡眠质量差得很,就连白天走路也像在梦游。
睡前的短短十几分钟,本来有王耀在,应该是我最放松的时候,但现在对我而言却如同上刑。
我正坐在床上想着如何熬过这一夜的时候,王耀递给我了一个白色的小药片,还有一杯温水。
我认出那是安眠药:“是要我吃安眠药吗?”
“吃下去这个然后好好睡一觉吧,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变好的。”王耀坐得近了些,抱了抱我然后说,“相信我吗?”
他的眼睛,在昏黄的床头灯灯光的映照下,显得比安眠药什么的更能让人安心。
——我当然相信王耀。
于是我把药片扔进嘴里,一口气灌下半杯水,让后往下躺了躺,闭上眼睛。
“那么耀君,晚安。”
【为了给你听而写的歌  虽然还是很不好意思而没给你听  但是还是很想唱给你听啊】
【能够传达就好了  总有一天会传达给你的】

“变成大人就会完全失去魅力了,看来是不能变成大人的样子呢。”

【END】

评论 ( 11 )
热度 ( 20 )

© —反向延长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