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反向延长—

【千里共婵娟。】

APH/文野/bokuriri
职业耀吹菊吹极东吹
产出极东only


头像源 @红线 太太,已有授权。

【极东非国设】Unknown

*是给 @混一理 的生贺!提前发出来啦
*虽然是极东无差但是略偏耀菊请注意。
*重度ooc,字数2900+
*引用《Unknown Mother Goose》歌词有
*顺便一说,是he

正文↓

0
“将谁都不知道的心意,用这首歌(这篇文字)挑明。”

1
【如果我要讲述爱  将会怎样映到那眼眸?】
“自杀?”本田菊听见一个声音这样问道。
还挺好听的……。他昏昏沉沉地这样想着,自右小腿传来的剧痛倏忽打断了他的思路。
……居然没死?
“要真是自杀的话,伤成这样也算是幸运了。”那个声音接着说,接着本田菊感觉自己所躺的地方开始动起来。
他猜测应该是担架床,因为他还听见了轮子划过地面的声音。
哪点幸运了,他虽意识不清但还是愤愤想着——
自杀未遂明明是最痛苦的事情。

“哟,醒了?”本田菊睁开眼,看见模模糊糊的一个身影,好像是……白色的?
他努力眨了眨眼,这才看清是个身着白大褂的青年,居然还留着长发。
……其实倒也不难看。他想。
“嗯。您是?”本田菊庆幸自己还能保持清醒——毕竟现在他正头痛欲裂——起码问出了一个还算正常的问题。
“我叫王耀,你的主治医生。这里是骨科——骨二科。”那青年笑了笑,又问道,“你没有家人吗?”
原来刚刚那个声音……就是他啊。
“他们,”本田菊回答,“……都在国外。”
“难道实在赶不过来吗?”听王耀的语气,他似乎有些难以置信,抬头见本田菊的输液瓶见底了,又伸手帮他按了按钮叫护士来换水。
“谢谢您。他们很忙,实在来不了。而且您也知道,护照不是现在办了就可以出国的。”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王耀侧身给护士让路,“那以后的这四个月,你就交给我啦。”
“四个月?”本田菊虽内心惊诧,但还是及时地抓住了重点,“我……怎么了?”
“右腿小腿胫骨骨折三处,还有轻微脑震荡和多处擦伤。”王耀撇撇嘴,“算你命大,还能捡回条命。”
见本田菊面露不满,王耀又补充道:“放心,这点小伤不影响你以后生活,要想再自杀一次也没问题知道吧。”
“不过我觉得,你不会再做那种事情了。”王耀语气一转,突然认真起来。
至少这四个月是不会了。本田菊想。
但他没说出口。

2
【词语是如此多余  无垢的声音在流淌】
留给本田菊犹豫的时间不多。
他得在今晚决定自己是保守治疗还是做手术——保守治疗是打石膏,做手术则要在骨折处打上钢钉固定。
王耀看着本田菊,叹了口气——其实本来这样的事情,是由患者和家属共同决定的。
怎么他就没有家属过来呢。
王耀心中涌起酸涩的心疼,当然还有一些说不出的……
是什么感情呢?
王耀摇摆不定了几秒,终于还是伸出手握住本田菊紧抓着床单的手。
而后者一定是没有料到的,愣了愣,却还是强忍痛感,冲着王耀笑了笑。
“……谢谢您。”

“你听我一句劝,能不做手术就别做。”王耀的语气已经有些生硬了,但他这回不准备调整,“打麻药,不论是全麻还是半麻,都对大脑有损伤的。”
“没关系,反正本来我就是要死的。”这会儿的痛感不是那么剧烈,本田菊淡然道。
“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……”王耀还是强压住怒意,最终也只能作罢,“算了,那你自己考虑好,做手术的话明天一早就做。”
“您来做吗?”本田菊微微笑着,却还是用了敬语。
“当然是我……”王耀道,“毕竟我是你的主治医生……”
大概,以后就不会只是,我的“主治医生”了吧。
本田菊想。

3
【如果要讲述爱  现在 谁在你心中?】
本田菊一夜未眠,最终还是顺了王耀的意思,选择了保守治疗。
石膏打好后一个星期,本田菊照常是要进行一次复查的。只可惜这回医院的可移动的X光机坏掉了。
“真是头疼……”王耀过来通知本田菊的时候这样说,“如果去一楼的放射科就太麻烦了。”
“不然,这次检查就先免了?”本田菊当时正在读手头的书,闻言便抬头问道。
“那怎么行?”王耀答,“复查怎么能少呢。”
“哎要不这样,我把你抱上担架床吧。”王耀突然提议。
本田菊颇震惊地抬头,细细观察了王耀的神色——他不像是在开玩笑。
“您当真的吗?”本田菊发觉自己的声音有些发抖。
大概是因为狂喜吧。他猜测。

此后将近一个月,本田菊都在医院闷得长蘑菇,所幸王耀还能再下班后来陪他一会儿,倒也算不上无所事事。
不知怎的,时间快得很,还没等窗外的榕树变得亭亭如盖,本田菊已经住院一个月了,该出院回家养伤了。
“耀君?”本田菊半调侃地问,“我家可是一个人都没有。”
“想去我家就直说。”王耀当时正在脱白大褂,明明天气挺冷的,可本田菊看到王耀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衫。
“耀君不冷?”本田菊撑起身子,故意转移话题。
“冷啊,”王耀走进些,弯下腰说,“还不都是因为要把你抱上车。”
“那您的名声了就不保了。”本田菊的胳膊环上王耀的脖子,“前些天还有个护士问我跟您是什么关系呢。”
“谈恋爱什么的,反正都不假,让他们随便传就是了。”王耀回答,“而且名声什么的——”
“哪有你重要啊。”

4
【如果我变成爱  现在  那颜色是什么】
刚入夏的时候,本田菊已经算是恢复正常了,但因为活动还是不利索,所以他还是特地拽着王耀去请了假。
“喂,你居然读的是医科大学?”走到本田菊的大学门口时,王耀晃了晃手中牵着的本田菊的手,这样问道。
“是啊。”本田菊点点头,“虽然刚开始真的不想学医。”
“我以前还来这里做过报告呢。”王耀欲松开本田菊的手,“到你学校了,收敛点吧?”
“不需要。”本田菊反倒把王耀的手握得更紧了些,“话说,当时耀君来的时候是哪年啊?”
“就是去年夏天。”王耀拽着本田菊往教务处走,倒也显得熟门熟路。
“哦,那次。”本田菊回忆道,“有印象。大概当时坐得太靠后了没看清吧。”
其实当时我看清你了——本田菊想,其实当时你穿着西装的样子,
全都在我眼中了啊。

“耀君,是不是我腿完全好了以后,就必须搬走了?”某天王耀正在厨房里刷碗的时候,本田菊突然这样问道。
在王耀家这几个月,家务活基本不需要本田菊管,他倒也乐得清闲。虽然有时也会帮忙分担一点——当然是因为心疼王耀。
“嗯?突然这么问?是有什么事吗?”王耀刷碗的动作一顿——本田菊这个问题,确实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“不是,就是想问问而已。”本田菊起身,走过去倚着厨房的门框。
“当然不需要了,你在这儿住就是了。”王耀回答,“想待多久就待多久。”
本田菊无声地笑了,走过去从身后搂住王耀。他身为医生,腰居然那么软。本田菊心里不免羡慕。
不过倒也挺好,毕竟他是自己的爱人。
“那,我就一直在这里。”本田菊说,全然不顾热气已经氤氲到了王耀的脸上。
“嗯。说过了——你以后,都交给我了啊。”

5
【如果要呼唤爱  我就在这里】
【语言虽然多余  但这梦却会继续下去】
“本田,快醒醒,要上课了,”同桌使劲戳本田菊的胳膊,终于把本田菊从梦中拉了出来,“今天可是新老师来上课啊。”
“哦,是吗?那谢谢你啊。”本田菊睡眼朦胧地抬起头,仔细一想,今天还真是换新教师的日子。
又是王耀……本田菊有些头疼,最近做梦总是梦到王耀。
或者在严格意义上又算不上梦,但本田菊仍是不能确定这到底是梦境,还是自己的回忆。
而当时骨折的病历等等,大概也放在王耀家了——如果这一切都是回忆的话。
当然,也不排除这是当时自己精神失常而胡思乱想的产物。
真是头疼。本田菊想。
“各位好,我是各位的新老师。”新来的老师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讲台上。
本田菊猛然抬头,而讲台上老师的讲话仍在继续。
“我叫王耀,大家对我的称呼可以随意一些。”那老师说道,“毕竟我比各位也大不了多少。”
是,是王耀?
本田菊有些缓不过神来,只愣愣地看着王耀。
“那么以后,各位就交给我啦。”讲台上的王耀这样说道,同时还特意把目光往本田菊这边偏了偏。
居然,
——真的是王耀啊。
而窗外突然倾泻而入的阳光,朦胧了本田菊的视线。
【如果我要讲述爱  那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之中】
【如同谁都不知道的故事  再一次】
【在口头吟唱】

【END】

评论 ( 6 )
热度 ( 31 )

© —反向延长—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