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反向延长—

【千里共婵娟。】

APH/文野/bokuriri
职业耀吹菊吹极东吹
产出极东only


头像源 @红线 太太,已有授权。

【极东非国设】里表情人

*是给 @燕行 的生贺!又提前发了orz
*极东无差,重度ooc请注意
*粗制滥造……非常抱歉
*字数2200+,是he

正文↓

【燕行生贺】里表情人

1
“前往东京的旅客请注意,从上海飞往东京的航班即将起飞,请您前往登机口登机。”从广播里传来的声音,打断了王耀本就不甚清晰的思路。
“……那既然这样,就赶快过去吧。”王耀拍拍本田菊的肩,把手里行李箱的拉杆递到对方手里,“路上慢点。”
“那,耀君再见。”本田菊摸了摸领口,把解开的第一颗扣子扣上,然后整理好领带。
一定是刚刚……在卫生间里做“那样的事”之后,忘记扣上了。本田菊想,好在现在发现了。
王耀点点头,抬手看腕表:“到点了,我也该走了。那么再见吧。”
“嗯。您路上也小心。”本田菊转身。
就这样……把自己所爱的人,抛在身后了吗?
如果现在不去坦白,还有机会吗?
但是如果我现在回头——
【那么向他坦白你的心意吧。】
那个声音这样说道。

2
本田菊从没把这事告诉过别人,就连王耀也没有,自己的心理咨询师、朋友、家人,一概没有。
从高中开始,他就可以听到“那个声音”。
那个,在他心中的声音。
其实能听到这种声音有时也没什么不好,毕竟本田菊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——当然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——而这个声音,至少可以让他了解到,自己到底想要些什么。
想要成功或是甘心失败。
想要坚持或是无法继续。
想要被爱或是渴望被恨。
诸如此类的,等等无法明说的欲望。
当然还有——
【想要王耀的全部。】

第一次和王耀做“那样的事情”,大概是在一年以前了。
“还好吗?”本田菊醒过来的时候,听到王耀这样问。
他咳了两声,王耀见他没回答,又凑近了些:“没,没事吧?”
“没事……”本田菊揉揉自己的后脑勺——大概是因为昨天撞到了床头柜的原因吧?
“那下次我轻一点……抱歉,是我昨天晚上心急了。”
“没,没关系。”本田菊尽力不去想昨天的事,“不过您确实是有些急了。”
“那以后我小心。”
【不用小心啊。】
又出现了。
【其实你还是挺享受的,对吧?】
我没有……那种事情……
【其实你还想再做一次“那样的事”。】
“咳,耀君对不起,麻烦您先出去一下可以吗。”本田菊低下头,试图用刘海遮住自己的视线——而大概也完全没有必要,他一直在看床单上的某处皱褶。
“嗯?”王耀虽疑惑得很,却还是起身走到卧室门口,“那,有事的话你喊我。”
本田菊紧抿嘴唇,而那声音还在继续。
【其实你还想要更多,对吧?】
不是的……
本田菊双手紧紧抓住床单,把自己一直注视的那道皱褶破坏得支离破碎。

3
“耀君感觉晕吗?”本田菊把视线从窗外移回身边的王耀,又伸手戳了戳王耀。
“还好,你怎么样?”王耀转头看本田菊,“不晕车吧?”
“嗯,不晕。”本田菊稍稍放下了心,毕竟这盘山公路也够烦人的。
“耀君在跟谁聊天?”本田菊凑过去看王耀的手机,“方便给我看看吗?”
“当然,你看就是了。”王耀把手机给本田菊看,“是老师。”
果然,是王耀的老师,正在同王耀闲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本田菊划了划手机屏幕,看到聊天记录里,王耀回答了这么一句——
“在跟爱人一起旅游,要不要给老师带些特产什么的回去?”
……爱人?
原来我……是耀君的爱人啊。
【是啊,你是他的爱人。】
本田菊深呼吸了一口气,想让那声音尽快消失。王耀也注意到了他的反常,投来了疑惑的目光。
“怎么了?难受吗?”王耀握了握本田菊的手——那上面大概已经开始出汗了吧。
“不是,我没事。”本田菊把手机还给王耀,“谢谢关心。”
“客气什么。”
【你是他的爱人啊,】
【那么向他索取“更多”吧。】
不行,这样的事情……
【我知道你还不满足。】
不行,让这一切快些结束吧。
本田菊感到自己两鬓的头发已经湿了,他颇艰难地开口:“耀君——”
“不要再爱我了吧。我真的,值得做你的爱人吗?”
“嗯?”王耀极惊诧地转头,“你没事吧?为什么这么说啊?”
“……”本田菊沉默几秒后接着说,“我想,我……”
却已不能再说下去。
“你千万别这样想。”王耀坐得离本田菊近了些,搂住他小声道,“我在这里啊。”
【现在还不可以结束,】
【向他索取“更多”吧。】

4
那次之后,王耀和本田菊依旧同居,依旧像以前那样生活,本田菊再也没提起那天的事情,王耀也就没有再问。
王耀应该猜得差不多了。本田菊想,他学过心理学,应该会知道的。
让这一切结束吧。本田菊想,不要再被自己所控制了。
到底要怎样……才能让自己不那么虚伪?
如何做到才能表里如一?
【可是你,本来就是口是心非的人啊。】
如果我就这样结束这一生……
是不是就可以不再表里不一了?

“本田菊,”王耀这回的语气是少有的严肃,“你是不是,有些事情没告诉我?”
“您是指哪方面的事呢?”当时本田菊正在卫生间里换上衣——刚刚自己的衣服全都被冷汗湿透了。
“每个方面。”王耀回答,“你到底瞒着我多少?”
“耀君该不会以为,我在外面跟其他人——”
“我没那么想。”王耀略略调整了一下语气——自己果然还是不能硬下心来跟本田菊说话——“我不是怀疑你这种事情。”
“那是什么呢。”本田菊推开卫生间的门,正好撞上王耀的目光。
“当我没说……”王耀摆摆手,走近了些给本田菊整理好衬衫的领子,“……别放在心上。”
【……救救我吧。】

5
【现在再不去坦白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】
那个声音在机场广播响起的同时,这样说道。
没有无力感。本田菊有些惊喜,也没有冷汗。
【去坦白吧,你是一直爱着他的吧?】
就这样……把自己所爱的人,抛在身后了吗?
本田菊略略停下脚步,回过身来,王耀见他转身,显然是没有预料到的,愣了愣还是走了过来。
“怎么了?”
“……”本田菊努力保持着直视王耀。
“没事吧?”
“有事啊耀君。”本田菊想好了措辞,“还有话没有说……。”
“嗯?那么现在可以说吗?”王耀来了兴趣,笑着看本田菊。
【那么向他坦白你的心意吧。】
“耀君……”
“我爱你啊。”
【耀君,我爱你。】

究竟怎样才能做到表里如一呢?
【我想,你已经找到答案了吧。】
那是本田菊最后一次听到“那个声音”。

【END】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5 )

© —反向延长— | Powered by LOFTER